传媒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工作动态通知公告广播节目视频新闻电子院报一点一设计学院首页
最新活动
我院第九届“七彩人生”大学生... 05-28
广西科技大学王康平副校长应邀... 05-28
“传承中华文化,说出我的世界... 05-28
我院代表队在广西科技大学第五... 05-07
【喜报】我院学子在第八届全国... 05-07
广播节目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创业这事儿
傻子疯子小子
梦想之岛
闻语 彭祖
 
广播节目
当前位置: 首 页>>广播节目>>正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2018-06-11 16:24 徐煜祺  审核人: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徐煜祺)

那一夜,我饮了烈酒,听了雁鸣,在醉眼朦胧中又读到此诗,一时竟然无语。

推开门,在寒夜中迎风而立,默默缅怀着那一段消逝在风中的爱情,祭奠着那个早已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男人。

我仿佛看见他,孑身一人,月光下一道孤独的清影。在这样绝望而古老的爱情中,时间仿佛停滞,他千百次回望,一转身,便老了三百岁。

是夜,万籁俱寂,万物萧杀,天地之间仿佛唯我与此诗共存。读毕,怅然若失,看那风逐花落,流水远逝,一切恍然如梦。

在这个寒冷空寂的夜晚,我能深切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孤独。他的无奈、他的伤悲、他那悲天悯人的温柔,我仿佛听到那遥远的歌声,飘渺而绝望,瞬间便穿透了三百年。

我转过身去,看着他,一眼便是千年。

恍惚间,远处仿佛传来了古老的情歌,歌声幽远而孤绝,瞬间便洞穿了三百年。

一个寒夜,一弯残月,一个孤傲的男人和一首绝望的诗。

这样绝决的感情,譬如爱情,譬如死亡,只能追忆,无可挽回。

诗中记录了一个绝美的故事。

也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也是于万千人之中,万千的时光中蓦然相遇了,也是那般双眸相对,眼波流转,相互惊艳于一瞬间。

爱情,就这般默默发生了。

他们原本只是路人,在路上已经走了那么远,旅途的风霜、旅途的苦日和汗水、旅途的辛酸和疲惫,让他们都很累了。

他们的相遇,也在那一个瞬间,只需要那一个瞬间,那样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瞬间。

原本就只是路人,也不会有什么故事。

没有什么邂逅、重逢,遇到后也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这般对视着,依恋着、遥遥地望着。似乎相恋许久的恋人,重逢后也不会有太多的言语。

这,就是最古老的爱情吧。

若,他们像如今的快餐爱情,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那也就简单了。

亲爱的,不要问我会爱你多久。我只是现在爱你,仅此而已。

我只能陪你走完这一程,一程的风雨,一程的爱恋,一程的别离。以后的以后的以后,我不能陪你一起走过了。

不,不要哭泣,也不要说爱我。在离别的那一刻,请让我们紧紧拥抱,至少在这一刻,我爱你,你爱我。

他们若真这样萍水相逢,相爱于斯,爱过了便走开,相忘于江湖,那也便再无以后那些纠缠,天底下也就少了那么一段世世代代传诵的爱情故事了!

不,这不是他们要的爱情。

若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那么,他宁愿选择死亡。就让我用血和铁,去捍卫我这圣洁爱情的尊严。

在他生命消失的那一刻,这段爱情也被永远定格,成为了永恒的藏地绝恋。

也许,这就像是那首情诗中所描述的吧。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匍匐在地,上下求索,叩长头于山路,不是为了朝拜,只是为了能再次与玛吉阿米相见。

他匍匐在山路上,忍受山路的泥泞、石子的尖利、烈日的曝晒,他焚起藏香,虔诚祈祷,也不是为了觐见,只为可以贴着她的温暖。

玛吉阿米,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前方的路还有很远,山路遥遥,你知道我此刻正在想你吗?

虽然相爱的道路很崎岖,也很漫长,但是,我还是决定坚持下去。不管有多么漫长,我都会一直陪伴着你走下去,哪怕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秒,我也定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请你相信我,我会陪你爬上圣山岗仁波齐峰,为你采摘到雪峰上最美丽的那朵格桑花;我会陪你转到玛旁雍错湖,为你捧起最清冽的那一泓泉水。

玛吉阿米,请相信我。

如此痛彻心扉的诗歌,如此绝望的爱情,也只有仓央嘉措的笔端方能倾泻得出。

仓央嘉措,从左到右,轻轻念出:仓央嘉措。

就是这个名字。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时光永不停息的穿梭着,渐行渐远的青春年华,总有一种怀念却永远镌刻在我们的心中。

那湛蓝的天空,那群偶尔飞过的白色的鸟;

那咖啡色的夕阳,还有那一个个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

而最让人感动的是我们对爱情的执着,相信爱,并可以天长地久,一起为幸福落泪。这个信念永远充满着那清新的薄荷味,一直沁入我们的心脾。

王筝的《我们都是好孩子》,唱出了我们那纯真的学生时代,勾起我们那隐藏已久的浪漫气息。

那时的我们,整日穿梭在食堂,教室,宿舍的三点一线中,整日充斥着那份情感,透过那透明的玻璃,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

那时的我们真是一群孩子啊,自始至终都认为没有什么可以亵渎爱情的纯洁。

我们带着这份坚持,经历了太多的坎坎坷坷,注下一段无法释怀的情结。

只是现在的我们,再也做不成好孩子,当那份坚持被金钱,名誉所侵蚀时,我们所缅怀的,只是那个过去的自己,那个曾经为爱痴狂的孩子。

当年的那个教室,还有几人记起?当年的那个操场,还有几人去回味?当年那个被我们所共识的信念,还有几人在坚持?那时的我们热烈而坚持,轻狂而执着。这是我们青春的光芒,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气息。经历了岁月的蹉跎,一个单纯幼稚的孩子,最后成长为一个看透世间万象的成年人,这中间经历过怎样的伤痛,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一直很欣赏也很羡慕那些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却一直保持着自己青春风范的人,敏感,刚烈,坚强,执着。但有一种东西我们无论怎样都挽留不住,因而愈加显得珍贵而让我们经常潸然泪下,那就是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青涩。

怀着这份青涩,去回味属于自己那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去追忆当年的“好孩子”,再次去体会那一米阳光,一个微笑,一份羞涩……,还有那份轻狂和执着。

 

附件【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徐煜祺,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_混缩.mp3已下载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西科技大学鹿山学院传媒网   地址:中国·广西柳州市鱼峰区新柳大道99号    电话号码:0772-3517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