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工作动态通知公告广播节目视频新闻电子院报一点一设计学院首页
最新活动
【砥砺奋进的5年】机械工程系:...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夯实阵地建...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艰苦卓绝,...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牢记嘱托砥...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凝心聚力,... 10-15
广播节目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7
你为什么要努力
新闻纵横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花与爱丽丝
 
广播节目
当前位置: 首 页>>广播节目>>正文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7
2017-10-27 18:14   传媒中心 审核人:

她的家布置的像个孩子的房间,到处都是那些色彩鲜艳的装饰,所有的家具都是圆边圆角的,天花板上有荧光点,如果关了灯会显现出银河——这个她给我演示过了。连给我喝水的杯子都是卡通人物形象。最有意思的是她的电脑桌,在一个小帐篷里,而帐篷外面装饰的像个草坡,上面还有野生动物……

 

她:“问题在于我们成年后都想复杂了。”

 

我:“很正常啊?”

 

她:“不,这个说起来很悖论。你看,成年人用自己的态度去教育孩子,但是教育孩子什么呢?长大之后的事情对吧?那么孩子能不能接受?或者成人表达的时候能不能说明白?万一表达错了呢?万一理解错了呢?那么接受知识的孩子会被影响一生啊。可是,问题又回来了:到底什么是正确的?”

 

我:“现在有这么多儿童教育的……”

 

打断了我的话,说“等一下啊,说个我自己的观点。绝大多数从事儿童教育的人,并不懂孩子。需要举例吗?”

 

我:“很需要。”

 

她:“好,我们就举例:我看过一些给孩子看到文章,例如说早上出门吧,会用孩子的口气去说:天空很蓝,朝陽很美,树木青翠,空气新鲜,诸如此类,对不对?”

 

我:“是这样,这是表示孩子的纯洁。”

 

她微笑:“那我来告诉你我知道的吧。就早上出门看什么的问题,我问过不下100 个孩子。

 

你知道孩子都在看什么吗?

 

我:“不是刚才那些吗?”

 

她:“绝对不是。他们的身高没我们高,也就没兴趣看那么多、那么远、那么宏观。他们比我们更靠近地面,地面才是最吸引他们的。他们会看虫子;会注意走路踢起来的石头;会留意积水的倒影;会看到埋在土里一半的硬币;会认真的研究什么时候踩下去才会发出踩雪特有的咯吱声;他们会观察脚下方砖的花纹……他们注意的太多了,但是没几个仰头看天、看朝陽、说空气新鲜的。”

 

我:“你的意思是说很多孩子读物其实那是成年人角度看的?”

 

她:“是这样,我们看这种文字,会觉得很新鲜,而孩子看着会觉得很无聊。孩子很聪明,但是他们不大会表达,他们只能直接反应为:没兴趣。”

 

我:“你从什么时候起留意孩子的态度的?”

 

她:4 年前吧?大概是。那是跟我哥和嫂子去逛商场,小外甥一直在闹,就是不愿意在商场。开始我觉得他是想干别的,后来发现不是。就在我蹲下去给他系鞋带的时候,我环视了四周才发现,在孩子眼里,商场一点儿都不好玩儿。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腿,鞋子,裤子,很没意思。”

 

我:“所以……”

 

她:“所以我才明白,我已经忘了小时候的那些看法了。”

 

我:“所以你也就是现在这种生活方式。”

 

她点了点头:“其实我们很多习 以为常的东西,本身就有点儿问题的,但是没人发现。”

 

我:“还得举例。”

 

她笑了下:“你留意过过超市那种牛肉干或者防腐包皮装的香肠吗?还有外面卖的那种很辣的鸭脖子什么的。”

 

我:“见过,那个怎么不正常了?”

 

她:“有一次我在超市买东西,一个小男孩站在货架前很惊恐的看着牛肉干。我觉得他表情很好玩儿,上去问是不是馋了?那个孩子说:牛很勇敢。我好奇,问他怎么知道牛很勇敢?他指着货架上的大包皮装牛肉干说:你看啊,那个牛举着自己的肉告诉大家这个好吃。我当时就忍不住笑了,还真的是那样。然后我留意了很多肉食包皮装,发现都是这样的——几只或一只鸭子举着一个鸭脖子伸出大拇指;一头猪憨厚的托着一大块肉排赞美;一头牛美滋滋的介绍着牛肉怎么怎么诱人;还有几条鱼欢天喜地的捧着装盘的鱼罐头……太多了。”

 

我挠了挠头:“可是都这样吧?难道让大灰狼举着肉肠宣传?”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真的就是这样?其实我只是举个例子,这些包皮装就这样好了。当我们习惯了,就习惯了,但是孩子不这么看,他们会发现问题,他们会觉得不正常,他们会质疑这些,他们会有新的想法。但是,我们不是,只是因为:习惯了。”我:“你的工作是插画师,你可以有那样的态度对待,但是别人都要谋生,都要生活,不可能都是那种状态的。”

 

她:“不,你错了,我工作的时候就是工作,从态度到方式,都是工作的状态,因为我是在谋生。这也就是工作只会给成人 的原因。可是一旦放下工作,我会是个孩子,因为我喜欢这个新鲜的世界,而不是习惯的世界。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喜欢,而不是必须跟别人一样的态度去看。”

 

我:“嗯……有道理,这点我认同。”

 

她:“所以,我这么生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至于我是不是要对所有人说这些,这是我的权利,假设我不愿意说,那么我就不说,别人怎么看我,不是我的问题,是他们的问题。就像那个朋友,觉得我很怪,不正常,所以找你来跟我接触,对吧?我觉得她不正常,而不是我。”

 

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

 

她:“不,你应该高兴你自己也是那种喜欢新鲜世界的态度,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人,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告诉你了你也不懂,或者歪曲理解我的想法,就像这些我没兴趣告诉我的朋友一样。她很好,她很关心我,可是她不理解我的态度,所以我也就不会说给她这些。”

 

我:“嗯……那么我该告诉她你的这些事情吗?”

 

她:“这个在你,你做决定。”

 

我:“嗯,我到时候会决定的,那你这么做会不会很累?”

 

她:“累?谈不上吧?这是我喜欢的事情,所以不觉得累。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会很投入、很疯狂,而且会自己找问题、想办法。”

 

我:“这个我承认。”

 

她:“生存和兴趣永远是最好的动力。当然了,现在大家都在追求物质生活,把那个作为动力,也没什么不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去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比方说你想有大房子、有好车、有漂亮老婆,那么你拼命挣钱。另一个人想过野人的生活、不想跟钱挂钩、希望活的像个狼;还有人一门心思变着花样环球旅行,挣点钱就跑出去玩了……那么你站在你的角度说:‘你们都是傻子,都有病。不为了钱折腾个屁!’而他们也会笑话你为钱疯了,或者根本无视你。其实这是什么?就是价值观的问题。说白了就是角度问题。再说一个:你认为帝王追求长生是为了什么呢?其实因为他已经是帝王了啊,还能追求什么?天下已经是自己的了,过去外星生物领域还没展开,想不到去征服,而对于自然的唯物认知比现在更少。而想站在更高的角度,所以只有……”

 

我:“只有求仙问道,炼丹吃药。”。我打她说。

 

她:“就是这样的。对了还有,你发现没?孩子对于自然的敬畏超过成人 。”

 

我:“你思维真是乱跳啊……那是孩子物质认知不够的问题吧?”

 

她:“我没乱跳,越过了一段话题,不过我会说回来的;刚刚说的不是认知的问题,是孩子有时候能一眼看透本质。”

 

我:“哎,这个有点离谱了,孩子的经验和阅历不足啊。”

 

她:“正是因为这些不足,孩子的本能更强烈些。很多孩子会和喜欢小孩的人亲近,而疏远不喜欢小孩的人,但是之前不需要交 流和试探,为什么?虽然没有过交 流,但是孩子总能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直接反馈给自己,形成本能,而且还是在大脑无意识的情况下。”

 

她:“再说回来:我们看待事情的时候,经常用客观认知去理解,都说:就是那样的!其实很多客观认知只是一个假定罢了,很多事情没有解释清楚到底为什么。”

 

我:“还是举例吧。”

 

她笑了:“就说树木吧,孩子认为树木有思想,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不说话罢了。我们会说那不可能,如果树会说话,我怎么听不到?”

 

我:“懂你的意思了。交流就非得说话?就算树说话就得非得让人听得见?听得懂?我没领悟错是这么个精神吧?”

 

她大笑:“对,就是这样的。而且真的有成人去研究的话,一定很多人就说表示:是不是有病?吃饱了撑的吧?知道树能说话了,有用吗?能赚钱吗?”

 

我:“嗯,用一个价值去衡量所有的事情。”

 

她:“没错!不过我有时候想,没准树扎根很深,真的知道什么地方埋着宝藏或者很有金钱价值的东西呢?那是不是有了一个成功的例子后,大家都疯了心似的去研究树到底说什么了。因为有最直接的经济成果啊。”

 

我:“嗯,还真是!我突然很想往这方面发展了。”

 

她还在笑:“你很有经济眼光嘛,好了,再说回来吧。”

 

我:“不,我觉得上一个话题很重要!”

 

她笑得前仰后合:“别闹,说回来。你看,我们需要这么多可能性才去想了解树到底会不会交流,而孩子不是,他们就很直接、很干脆的认为:树一定是会说话的!”

 

我:“是这样,成人会需要证据什么的。”

 

她:“对,再来说证据。证据是个很好玩儿的事情。比方说吧,你到了1000 年前,你说地球是绕着太陽转的,太陽系是银河系很小的一个星系。别人说:好,你证明给我看,我就相信。你怎么办?而现在,你要是让别人证明给你看,别人会懒得理你。但是有趣的是:那个懒得理你的人,真的就见过太陽系在银河系中的位置?真的就能解释清地球围着太陽转吗?肯定解释不清,但是他上学的时候笼统的学过,虽然那堂课他快睡了或者已经睡了,但是大家都那么认为,他自然就那么认为。”

 

我:“但是用数学公式和一些计算……”

 

她:“那需要很多很多基础知识对吧?大多数人,做不到。只是那么笼统的知道罢了。”

 

我:“嗯,有道理。记得原来我看过一本小说,说一个人回到了过去,怎么怎么大显神威

 

一类的,其实那不可能。就算真的回到过去了,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或者是个普通的疯子罢了。

 

她:“嗯呢!就是这么回事儿。其实是我们群体性的站在现代人的角度,很多东西已经成为了认定的现实,不需要探索或者被忽视掉了,不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孩子不知道那些,他们会好奇,会什么都刨根问底。你告诉孩子说光合作用,孩子会要求你解释的更详细,当你解释的详细会发现,最根本的成因或者最初怎么出现的,你并不知道。而且,很多专业的科学家也不知道成因,他们只能笼统的告诉你:进化来的,具体的还需要考古证据——看懂没?话题又转回来了。”

 

我:“好像是这样……”

 

她:“就是这样的,所以宗教的存在,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把许多事情简化了。为什么会有人类呢?上帝造的。怎么造的呢?你管呢,上帝无所不能,想造就造。”

 

我笑:“有意思。”

 

她:“其实可以这么说,宗教总能解释最古怪、最离奇、最莫名其妙的事情。你研究宗教会发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宗教来解释。”

 

我:“原来是这样!神是万能的,最天方夜谭的事情也可以说出来,以后如果对上号了,就说是神的预见罢了;对不上也没关系,说明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一代一代的传,死无对证,永远都是神最伟大。”她:“就是的啊,其实很多邪教组织就是利用了这点才生存的,我觉得宗教还好,至少让人向善。邪教就爱谁谁了,反正傻子多得是。教主们都是一个思路:都信啊,都信!信了大家一起升天。升仙啊,金钱你要它干吗?给我,我甘愿垫底儿……”

 

我:“我觉得你没病,很有意思,而且思路很活跃。”

 

她:“还是角度问题,我们如果不聊这一下午,你怎么想还难说呢。我们聊过了,你理解了我的角度,也就接受了我的行为。就这么简单。”

 

我:“我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儿:如果,你真的疯了,我是被你带疯了,那怎么办?”

 

我们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爆发出大笑。

 

那天走的时候,我觉得很充实、很痛快、很开心。真的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认为她精神有问题。或者认为她不正常的人其实才是不正常的?这种事情,细想很有意思。嗯,是的,角度问题。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西科技大学鹿山学院传媒网   地址:中国·广西柳州市鱼峰区新柳大道99号    电话号码:0772-3517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