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工作动态通知公告广播节目视频新闻电子院报一点一设计学院首页
最新活动
【砥砺奋进的5年】机械工程系:...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夯实阵地建...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艰苦卓绝,...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牢记嘱托砥... 10-15
【砥砺奋进的五年】凝心聚力,... 10-15
广播节目
新闻纵横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花与爱丽丝
 
广播节目
当前位置: 首 页>>广播节目>>正文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2017-10-26 20:38   传媒中心 审核人:

第十五篇《永远,永远》

在一次做前期调查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找到患者家属想了解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家属没说完我就知道了,这是最头疼的类型。因为就目前的科技医疗水平来说,那种情况基本算是没办法解决,只能看运气,很悲哀。

 

跟她闲聊了一阵,我觉得老太太脑子还算比较清醒,精神也还好,不过有时候说话会语无伦次。

 

我说:“听说阿姨最近气色好多了。”

 

她笑了笑,说“人都这岁数了,也不好看了,气色再不好那不成老巫婆了?”

 

我:“叔叔去年的病……好些没?”

 

她:“好是好太多了,在医院那阵把我给急的。我岁数大了身体不行了,也经不起折腾,放不下。不过好在没事儿了,他恢复多了,但是经常气短,现在在屋里歇着呢。”

 

我往空荡荡的那屋瞟了一眼说:“没事儿,您儿子忙,就是让我来替他看看您,顺便把东西送过来。

 

她:“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事情多,现在压力那么大……他们几个最近回来特别勤,估计是不放心我们老两口,其实都好着呢,你们忙你们的,抽空来玩儿我们就挺高兴的了。”

 

我:“阿姨,我问您件事儿:您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您在做什么吗?”

 

老太太自己嘀咕着,皱着眉仔细的想。

 

她狐疑的看着我:“去年?这个时候?应该是接你叔叔出院了……但是后面的事儿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我:“去年什么时候出院的?”

 

她:5 月初啊……”

 

5 月初是就是家属说他们父亲去世的时候。

 

家属前几天的描述:“我爸去年去世的,我们都很难过,最难过的是我妈。好几次差点儿也哭过去了……这一年来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经常带着老婆孩子回去陪她,可老太太一直就没怎么缓过来,老是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前几天我又回去了,开门的时候我觉得我妈气色特好,我还挺高兴,但是进门后我跟我们都吓坏了。我爸遗像给撤了,他用的茶杯还摆着,我妈还叫我陪我爸聊天,她做饭,我们看遍了,家里就我妈一人,我们怎么说她都跟听不见似得……吃饭的时候,桌上始终摆着一副多余的碗筷,我妈还不停的往里面夹菜,对着那个空着的座位说话。……后来我问了好多人,都说我爸的魂回来缠着我妈,我们不信,老两口感情一直很好,当年一起留的学,一起回的国,后来又一起挨批斗……虽说日常吵架拌嘴也

有,但是绝对没大矛盾,都那么多年了……我怀疑我妈是接受不了现实,精神上有点儿……”。

 

于是,后来在家属安排下,我去了患者家。

 

我:“去年的现在,6 月份,您想不起来在做什么了?”

 

她想了一会儿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对了!我想起来了,去年是我们结婚40 周年。

那阵我们忙着说找老同事办个小聚会,结果他身体还是太虚了,没办。

 

我:“那您打电话给老同事们取消了吗?”

 

她:“我哪儿顾得上啊,就照顾他了,所以我让大儿子打的。我说我想不起来了呢!这一年我就照顾他了,每天是这件事儿,当然想不起来了,我就说我记性怎么突然差了……”

 

我沉重的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家里的摆设等等都是两个人用的生活器具:杯子,脱鞋,老花镜……

 

她宽慰的看着我:“我没事儿,这些年我身体很好,现在照顾他也算还了人情了。当年在国外留学,我水土不服,都是他伺候我,我还特感动呢,没想到他到这时候要债来了。哈哈哈。”

 

聊了好一阵,她很自然的认为丈夫还活着,我尝试说明,但既没有好的时机,也没忍心

开口。后来老太太说今年的41 周年结婚纪念日,不打算请人了,自己家人过。

 

我:“阿姨,最近夜里您睡的好吗?”

 

她:“还行啊,最近都挺好的,一觉到天亮。平时我神经衰弱,有点儿动静就醒了。”

 

我:“叔叔呢?”

 

她:“他还那样,打雷都不醒的主儿,睡到天亮……最近也不半夜起来看书,倒是不会吵我了……他的一些书……这些天我找不到了,忘在医院了?医院……”

 

我:“叔叔跟您说话吗?”

 

她:“说啊,慢条斯理的,一句话的功夫都够我烧开一壶水了,哈哈哈……对了,我去给他续上水啊,你等一下。”

 

我:“嗯……我能看看吗?”

 

她站起身:“好啊,来,他习惯在卧室的大椅子那儿。”

 

我跟着她进去了,她所说的那把大椅子空荡荡的,椅子上放了一件外套,一本书。她对着空椅子介绍我,然后看着椅子开始说一些生活琐事,场面很诡异,于是我慢慢的退了出去。

 

这种老式的两居室就两间房子加一个很小的门厅,我只能回另个房间。我留意到老太太

刚才坐过的椅子旁放了厚厚的一叠卡片,随手拿起来翻了翻,看样子都是老两口这些年互赠的,生日,新年,春节,结婚纪念日等等。就在我准备放回去的时候,我看到最上面那张,落款日期是去年写的。卡片上的文字迹娟秀、清丽,看来是患者的。看过后,我把那张卡片私自收了起来。

 

当老太太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我改主意了,闲聊了几句后起身告辞。

 

几天后我约了患者家属,尽可能把他们都找到一起,客观的说了所有情况和我的判断后,告诉他们我的想法:是否入院治疗的问题,我希望他们再考虑,我个人推荐休养为主。然后把那张卡片还给了他们。几个人传看后,都沉默了,只是点了点头。

 

当晚在家,我找出笔记本,又看了一遍我从卡片上抄下的文字。

 

自从我习惯于沉迷在逻辑分析与理性辨析后,从未觉得情感竟然是如此的重要。

 

我知道情感很渺小,既不辉煌,也不壮烈,只是一个小小的片段,但是却让我动容。我也知道这篇看起来很无聊,很枯燥,很平淡,没有玄妙的世界和异彩纷呈的思想。但是我依旧偏执的尝试着用我拙劣的文字以及匮乏的词藻,任性的写下这一篇,谨此来纪念那对老人真挚的情感,并以卡片上的那段文字,作为这一篇的结尾。

 

原文:

 

指间的戒指不再闪亮

 

婚纱在衣柜早就尘封

 

我们的容颜都已慢慢的苍老

 

但那份心情,却依旧没有改变

 

感谢你带给我的每一天

 

正是因为你

 

我才有勇气说

 

“永远,永远”

 

 

 

第十篇《生化奴隶》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病例。

 

他每天洗N 次手,如果没人拦着他会洗N 次澡,而且必须用各种杀菌的东西洗。不计代价的洗。就是说:对人有没有害不重要,先拿来用再说。跟他接触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咳嗽打喷嚏,否则他会跳开——不是夸张,是真的跳开,然后逃走。这点儿让我很头疼。最初以为严重的洁癖、强迫症,后来才知道,比那个复杂。

 

我:“你手已经严重脱皮了,不疼吗?”

 

他低头看了看:“有一点儿。”

 

我:“那还拼命洗?你觉得很脏吗?”

 

他:“不是脏的问题。”

 

他看人的表情永远是严肃凝重,就没变过。

 

我:“那你想洗掉什么?”

 

他:“细菌。”

 

我:“你也看不到,而且不可能彻底洗掉的。”

 

他:“看不到才拼命洗的。”

 

我:“你知道自己是在拼命洗?”

 

他:“嗯。”

 

话题似乎僵住了,他只是很被动的回答,不想主动说明。我决定换个方式。

 

我:“你觉得我需要洗吗?”

 

他:“……你想洗的话,就洗。”

 

我:“嗯……不过,怎么洗呢?”

 

他皱眉更严重了:“你还好吧?洗手洗澡你不会?如果你不能自理的话,楼下有护理病区。”

 

我:“呃……我的意思是:我希望象你那样洗掉细菌。”

 

他依旧严肃的看着我:“洗不干净的,从出生到死,不可能洗干净的。”

 

我:“但是你……”

 

他:“我跟你的目的不一样。”

 

这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主动发言,为了是打断我……我觉得他很清醒,于是决定问得更直接些。

 

我:“你洗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洗掉细菌。”

 

完了又回来了,这让我很郁闷。就在我觉得这次算是失败的时候,他居然主动开口了。

 

 

他:“你看过《黑客帝国》吗?”

 

我:“看过,挺有意思的。”

 

他:“其实我们就是奴隶,是细菌的奴隶

 

我:“你能说的明白些吗?我没理解。人怎么是细菌的奴隶了?”

 

他神经质的四下张望了下,压低声音说:“我告诉你的,是真相。你听了会很震惊,但是,你没办法摆脱,就想我一样。虽然电影 里都是皆大欢喜,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人类的命运就是这样的,你知道地球有多少年了吗?”

 

我:“你指形成?嗯……好像是46 亿年。”

 

他:“嗯,那你知道地球有多细胞生物多少年了吗?”

 

我努力在大脑中搜寻着可怜的古季带名词:“嗯……我记得那个年代,是寒武纪吧?但是多少年前忘了……”

 

他:5 亿年前,最多不到10 亿年。之前一切都是空白,没人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人类出现多少年了吗?”

 

我:“这个知道,类人时代,就是人猿时代大约十几万年前。”

 

他对着我微微前倾了下身体:“明白了?”

 

我:“……不明白。”

 

他:“人类进化才花了这么点儿时间,寒武纪到地球形成,30 多亿年就什么都没有?空白的?”

 

我:“你是说……”

 

他:“不是我说,而是事实!就算地球形成的前期那几亿年是气体和不稳定的环境,我们往多了说,10 亿年,可以了吧?那么剩下的20 多亿年,就什么都没有?一定有的,就是细菌。”

 

我:“你是说细菌……进化成人 ……细菌人了?”

 

他:“你太狭义了,人只是一个词、一个自我标志。你想想看,细菌怎么就不能进化了?非得多细胞才算进化了?细菌的存活能力比人强多了吧?细菌的繁衍方式是自我复制,比人简单多了吧?进化进化,多细胞生物其实是退化!变脆弱了,变复杂了,变挑剔环境了,这也能算进化?”

 

我:“但是有自我意识了啊?”

 

他:“你怎么知道细菌没自我意识?脑细胞有自我意识怎么来的?目前解释就是聚一起释放电讯号化学讯号。如果这就是产生意识的根本,那细菌也能做到。细菌的数量远远高于脑细胞吧?很多细菌在一起,到达一定的量值,就会产生质变。生物进化最需要的不是环境,而是时间。恶劣的环境是相对来说的,对细菌来说不算什么,30 亿年的时间,足够细菌进化了!”

 

我:“……细菌的文明……”

 

他:“细菌的文明和我们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所认为的物质对它们来说是有没意义的。我们看不到、摸不到细菌,但是他们却同时在我们身边有着自己的文明。超出我们理解的文明。如果你看过生物进化的书,你一定知道寒武纪是个生物爆炸的时期,那时候生物的进化可以说是超光速,很多科学家都搞不明白到底怎么就突然就出现多细胞生物了。然后飞速的进化出了各种更复杂的动物,三叶虫,原始海洋植物,无脊椎动物,藻类。真的有生物进化爆炸吗?我说了,进化最重要的是时间,那种生物爆炸是巧合?比方说你走在街上,风吹过来一张纸,是彩票 ,恰好飘在你手里了,你抓住了,而且第二天你看电视发现,那张是中了大奖的彩票 。幸运吗?如果跟寒武纪进化爆炸比起来,那只算吃饭睡觉,不算巧合,太平常了。”

 

我努力去理解他所说的:“那生物是怎么来的?”

 

他:“细菌制造的。多细胞生物必须和细菌共生才能活,你体内如果没细菌帮你分解食物,你连一个鸡蛋也消化不了。人没有细菌,就活不下去。别说人了,现在世上哪种生物不是这样?为什么?”

 

我:“好像那叫生物共生吧?”

 

他:“共生?不对,细菌为什么制造多细胞动物出来呢?因为,我们是细菌文明的生物工厂,我们可以产生必要的养分——例如糖分,供养细菌。”

 

我:“但是人类可以杀死细菌啊?”

 

他:“对,没错,但是你杀死的是细菌的个体,你没办法杀死所有细菌。而且,细菌的繁殖是自我复制对吧?你杀了细菌的复制体有什么用?细菌还是无处不在。如果真的有一天细菌们觉得我们威胁到它们的生存了,大不了杀了我们。细菌的战争,人类甚至看不见。武器有什么用?你都不知道自己被入侵了。恐龙统治了地球2 亿年,也许早就有了自己的‘恐龙文明’,但是突然之间就灭亡了,很可能就是细菌们认为恐龙文明威胁到了自己而去毁灭的。

对细菌来说,毁灭一个文明,再建立一个新的文明太简单了。反正都是被细菌奴役。

 

我:“你是说细菌奴役我们吗?”

 

他:“细菌任由我们发展着,我们的文明程度与否它们根本不关心,如果发现我们威胁到了细菌的文明,那就干掉我们好了,易如反掌。而且,只是针对人类大举入侵,别的生物还是存在。也许以后还会有猫文明或者蟑螂文明,对细菌来说无所谓,一切周而复始。”

 

看着他一口气说完后严肃忧郁的看着我,我想反驳,但是似乎说不明白。

 

他小心的问我:“我想去洗个手。”

 

我呆呆的坐着。我知道他所说的那些都是建立在一个假定的基础上,但是又依托着部分现实。所以这种理论会让人抓耳挠腮很头疼。

 

几天以后,我在听那段录音的时候,我还是想明白了。问题不在于他想的太多了,或是其他人想的太少了。而是对我们来说,未知太多了。如果非得用奴役这个词的话,那我们都是被未知所奴役着。直到终于我们看透、看清了所有事物的那一天。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还有多远。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西科技大学鹿山学院传媒网   地址:中国·广西柳州市鱼峰区新柳大道99号    电话号码:0772-3517068